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茅山开始

第444章:半只烧鸡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是谁?
我是陆笙。
家住鹿鸣镇,萍水村,今年九岁,有个相依为命的奶奶,还有个叫虎萌萌的好朋友。
不。
不对。
我是叫陆笙,可我不住在萍水村。
我来自至高联邦,是联邦的高级探险家,正在参与异空间探索计划。
计划失败了。
我被黑洞吞噬,浑浑噩噩,不知道过了多久。
对。
我记起来了。
我已经死了。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我又活了?
茫然的睁开双眼。
看着家徒四壁的房间,陆笙有些懵懂:“这是实验成功了呀,真的有异空间,我死了,又没死,我是陆笙,我找回了前世记忆。”
“陆笙,你没事吧?”
看着悠悠转醒的陆笙。
虎萌萌一脸担忧:“你怎么样,要不要叫我哥来?”
“我没事...”
陆笙强撑笑容。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找回记忆之后,她既是小女孩陆笙,又是至高联邦的高级探险家陆笙。
以前懵懵懂懂。
不知道虎萌萌的厉害。
现在回想一二。
她随便拿出个葫芦,滴出一滴药液到水缸里,便能渲染一缸之水,将其化为勐药。
不消说。
这萌萌姐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当然。
至于有多高,陆笙也说不好。
因为她太小了,家里也穷,对这方世界所知不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萌萌姐的身份,肯定要高出乡镇一级,与她们这些乡下人属云泥之别。
“没事就好。”
虎萌萌也被吓得不轻:“你可是我的好朋友,你要是出事我肯定不会安心的。”
听到这话。
陆笙心里也暖暖的,知道虎萌萌真把她当朋友。
想到星际时代的尔虞我诈。
在想到此界的淳朴民风,和区别于科技时代的武者道路。
陆笙忍不住暗想道:“相比冰冷的科技时代,还是这里更让人向往,以后,我只是萍水村陆笙,前世的事就过去吧。”
咯咯咯...
傍晚时分。
随着鸡鸣,在陆笙家玩了一下午的虎萌萌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挥手在村边与好友告别。
陆笙蹦蹦跳跳的回了家。
入眼。
看着家里的水缸,陆笙有些出神。
“警告。”
“智脑检测到未收录的能量波动,请宿主远离。”
听着智脑的提示声。
陆笙绕着水缸来回渡着步子:“深蓝,分析眼前这一缸水。”
“分析成分中。”
“未收录,未收录...”
“分析出人参成分,分析出残存的未知DNA,未收录,未收录,无法分析...”
智脑的错报源源不断。
短短几息之间便刷新了几百条。
陆笙有些咂舌。
虽然她不知道,镶嵌在大脑上,代替大脑运算的智脑是怎么被带到这方世界的。
可智脑的运算能力她从未怀疑过。
所以这每一条错报。
就说明检测到了一项没有收录过,也无法分析出的原材料。
数百种原材料叠加在一起,并在稀释过后,形成了眼前这缸药水。
由此可见。
这缸药液的原料是多么复杂。
“萌萌姐的大哥,恐怕是个了不得的存在。”
看着水缸。
陆笙如此想着。
咳咳咳...
不等再想下去。
门外便传来咳嗽声:“笙笙,看奶奶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奶奶!”
陆笙双目一亮。
马上回头看去。
入眼。
门口站着一名满头白发,拄着个拐杖的小老太太。
她背着竹篓,走的很慢。
略显僵硬的脸上,刻画着慈祥的笑容。
“奶奶...”
见到老人。
陆笙直接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老太太:“我以后肯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会的,会的。”
老太太只是笑,并不反驳。
过了好一会后。
陆笙的心情平复了几分,这才有些奇怪的问道:“奶奶,你身上怎么这么凉啊?”
“快入秋啦。”
“衣服单薄。”
老太太吐字艰难,四肢僵硬:“奶奶去镇上讨饭,遇到王家老爷过寿,王老爷看我年老,赏了我一只烧鸡呢,奶奶嘴馋,吃了半个,留了半个给你,你快些吃吧。”
一边说。
老太太一边从竹篓里拿出半只烧鸡。
说起来。
虽然眼下快要到秋天
可这烧鸡也明显放的久了,香味外带着些许馊味。
可陆笙却一点也没嫌弃。
甚至吃了一小口,就不由分说撕下一条鸡肉来,做势要递给老人:“奶奶,我们一起吃。”
“傻孩子,奶奶吃过了。”
老太太摇头拒绝。
“吃嘛,吃嘛,笙笙就想看奶奶吃。”
要是以前。
陆笙可能不会察觉到什么。
但是现在。
陆笙怎么会不知道,奶奶其实只要到了半只鸡,所谓的自己吃了半只,不过是想让她把剩下的半只鸡全吃了。
“笙笙长大了,长大了。”
奶奶没有吃。
只是慈祥的笑着。
陆笙见奶奶说什么也不肯吃,只能一边自己吃着,一边询问这奶奶在镇上的事。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往日里奶奶最喜欢给她讲镇上的事,今天却只是笑,什么也不肯多说,一直是她再说,奶奶听着。
“笙笙,你有没有闻到别的味道?”
听了一会,奶奶面色茫然:“房间里有股香味。”
陆笙下意识的看向水缸。
只是她现在还不能肯定,这缸药液有什么效果。
毕竟它里面蕴含着未收录的DNA残留,说不准是什么东西的血,不知道该不该给奶奶喝。
“哈...”
不等解释什么。
奶奶便低着头,在陆笙的身上闻了闻:“你这小妮子,是不是偷偷擦了花粉了,闻着好香。”
“我?”
陆笙愣了愣。
在自己身上闻闻,也没闻到那里香来。
正要答话。
突然想到虎萌萌给她的桂花糕在怀里,于是赶紧拿出来,美滋滋的说道:“奶奶,你的鼻子真好用,一下就闻出来了,这桂花糕是萌萌姐给我的,我刚才都忘了。”
说着。
陆笙拿起一块桂花糕塞进奶奶嘴里:“奶奶,吃桂花糕。”
“香。”
“好香。”
老太太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用力的咀嚼着。
另一边。
安定县。
顺风楼西城分号。
“二爷,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兄弟们还以为你有事耽搁了。”
“谁说不是,咱们张二爷现在可是大忙人,就说这安定县吧,离了二爷上哪安定去。”
二楼的大包厢内。
一群武馆教头打扮的粗糙汉子,正向着门口的来人起哄。
来人也不恼怒。
卸下兵器,脱下甲胃,与众人嬉闹着:“快别提了,你们当我不想早点来啊,可鹿鸣镇那边出了命桉,这不就给耽搁了。”
听到命桉。
在场的人根本不在意:“二爷,区区命桉而已,随便派几个捕快就行了,怎么还劳烦你亲自去?”
“你们有所不知。”
张二哥坐下,压低着声音说道:“这次可不是一般的命桉。”
“不一般?”
众人纷纷来了兴趣:“二爷,怎么个不一般?”
张二哥抱着茶壶喝了一口,开口道:“下午我接到鹿鸣镇巡捕的上报,说是他们镇上出了个怪桉子,我过去一听,听得是后背发凉,你们猜怎么着。”
目光扫过。
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
张二哥嘿嘿一笑,讲述道:“今天鹿鸣镇上的王家,王老爷过生日,很多乞丐一大早就去等着了,就等王老爷喝高兴了,给他们点布施。”
“结果也没让他们失望,中午一过,王家的大管家出来了,后面跟着几个提着木桶的小厮,里面都是刚从饭桌上撤下来的饭菜。”
听到这。
有性子急的忍不住了:“二爷,这有什么不一般的?”
“别急啊。”
张二哥又灌了一口茶,继续道:“人群中有个老太太,大管家看她年老,做主赏了她半只烧鸡。”
“结果呀,烧鸡给坏了。”
“左右的乞丐看老太太拿了烧鸡,有个不乐意的,就上去讨要。”
“谁知道那老太太也是看不清形势,说自家还有个小孙女没饭吃,说什么也不把烧鸡让出来。”
“你们想啊,那些乞丐都是些什么人啊。”
“可怜的少,可恨的多。”
“讨要烧鸡的乞丐见她不给,上去就是几脚,直接就把老太太给踹倒了,结果一命呜呼,到死,手都没松开,还护着烧鸡呢。”
众人一听。
有些纳闷:“二爷,这不就是普通的命桉吗?”
张二哥冷冷一笑:“要是到这,那没什么可说的,也不用我去了,要说怪,就怪这尸首前脚拉到停尸房,后脚就不翼而飞了。”
“尸体没了?”一众汉子有点反应过来了,滴咕着:“诈尸了吧,没四处找找?”
“找了。”
“上百号人,差点把整个小镇给翻过来。”
张二哥目光环视:“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倒是有个砍柴的樵夫回来,说看到个小老太太,一脸木然的往东边走了。”
“这...”
众人面面相觑。
虽说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最差也是个武生。
可妖魔鬼怪这种事,依然让人不寒而栗。
“二爷,是不是搞错了。”
人群中,有个干瘦汉子迟疑道:“是不是老太太没死,只是晕了,然后被送到停尸房里,自己醒了过来,自己回家了?”
“嘿嘿...”
张二爷笑道:“我也想啊,可午作说了,老太太胸骨都被踢折了,死因是肋骨扎破心脏,这伤势,你活一个给我看看?”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众人谁也没说话。
因为这种伤势,别说他们这些武师,武道宗师也活不了吧,更别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二爷,四爷来了。”
正说着。
门被推开。
外面跑进来一名伙计。
一听是四弟找自己。
张二哥连忙起身,跟众人告罪。
众人顿时不干了,追问着:“二爷,这老太太找到没啊,怎么处理?”
“没找到,慢慢找呗。”
“至于处理...”
张二哥回头:“找到再说吧,这会啊,说不准老太太正跟孙女吃烧鸡呢。”
“二哥。”
一楼大厅内。
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张二哥,张恒指了指眼前的椅子:“坐。”
“老四,你怎么来县城了,办事啊?”
张二哥一脸忐忑的坐下。
因为张恒很少出门。
长年待在虎神山上,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过来看看你。”
张恒也没藏着掖着:“听说你最近跟城里的帮派,武馆,还有城外的土匪走得很近,被称为什么一呼百应,你是闹着玩呢,还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干的?”
听到这话。
张二哥松了口气:“这事呀,吓我一跳,还以为什么呢。”
见张恒看着自己。
张二哥解释道:“没人跟我说什么,是我自己想的,我就琢么着,我这总捕头也不能白当,与那些绿林之人打好关系,一是有利于维稳地方,二是也多些孝敬,总不算坏事。”
张恒微微点头。
虎王镇现在是顺州内最大的药材供应基地。
每天日进斗金。
连带着镖局,武馆,绿林,也在其中吃到了不少好处。
张二哥是他二哥。
明眼人都知道这件事。
他愿意出面周旋,结交各府县的山匪绿林,那些人不会不给他面子。
“老四。”
“以前商队走南闯北,赚的都是刀口钱。”
“现在有我出面,别说安定县了,就连大昌府都很少出现土匪烧杀村庄的事,这留钱不留命的规矩,对百姓和商贩弊大于利。”
张二哥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且治安好了,我不是也能跟着往上升升嘛,大昌府的孙知府现在都听说过我,说我是南天一柱呢。”
鬼的南天一柱。
张恒有些哭笑不得:“具体如何,你要好好把握,别傻乎乎的给人当枪使,另外武道方面别放下,呼百应也好,南天一柱也罢,都是虚的,只有实力是自己的。”
“放心吧,我也三十好几了,脑袋转的过来。”
“远了不说,我这捕头当的没毛病啊,整个安定县,提起我来,谁不竖个大拇指。”
张二哥志得意满。
“你有想法就行。”
张恒不聊这个,而是换了个话题:“二嫂的事怎么样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一直拖吧。”
“看看吧。”
张二哥有些迟疑:“我寻思着找个练武的,回头也有共同语言,就是没合适的,有了我喊你,你帮我把把关。”
“行。”
张恒也没拒绝。
“对了。”
说完自己的事。
张二哥又把鹿鸣镇有乞丐打死了老太太,然后老太太的尸身不翼而飞的事说了一下。
说完。
还不忘向张恒提醒道:“鹿鸣镇说远也不算远,距离咱们虎王镇也就百八十里的样子,回头了,你让山上的小妖们注意些,我担心这老太太的尸体有变故,可能要生事端。”
张恒微微点头。
当然。
也没有太在意,因为这里不是民国位面。
不算虎山一脉,只安定县来说,就有数位宗师,二三十位一流武师,一个小县城的水平跟整个射凋英雄传差不多。
再加上习武成风。
普通的尸变或者僵尸,下面的村子自己就能解决。
就是任老太爷这个水准,对上开碑裂石的武师也讨不到什么便宜,遇到气血如炉的武道宗师更不用说了。
不信可以换算过一下。
电影中任老太爷表现出的实力,对上镇守襄阳城的郭靖和降龙十八掌,那不得直接被拍碎了。
僵尸是铜皮铁骨不假。
可实心的铁人也搁不住这么打吧。
更有甚者。
别说郭靖,估计在铁掌帮的裘千仞面前都是活靶子。
所以在张恒想来。
一个刚刚尸变的小老太太。
就像泥鳅钻茅坑,没多大风浪。
总不能。
有个大妖魔活够了,把脖子给它,让它随便吸血吧。
笑死人了。
它咬的破大妖魔的皮毛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