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鬼谷神谋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一气三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一气三清
吕子善这一掌十分玄妙,攻击范围竟然把许由以及王禅都包在其中。
而且他这一掌含着三股玄气,包括他自己的天元之气,吸收了武庚的黑魔之气,又吸收了阴阳两人天玄之气,三气合一同时施展出来,威力不小。
而许由显然未料到吕子善此时修为竟然如此之高,人不得不一而起换到了另一边,同时一剑挥向王禅,而且剑中的天元之气已然劲气十足,并不像刚才还有保存。
此时的许由心里虽然疑惑重重,可还是心里一狠。
毕竟吕子善能如此本事也算是长了他师门的威风,他作为师傅当然是十分光彩了,此时虽然以二击一,可若能一举击溃王禅那就会少了许多麻烦。
而且他似乎对于王禅的傲慢也是十分看不惯,更不喜欢有一个敢跟玄女娘娘同门师弟让他一直颜面全无。
王禅一看冷笑一声道:“许由,你这是在助纣为孽,你们师徒两人想杀我灭口实在是痴人说梦,接招吧。”
王禅此时也不敢托大,随手挥出一股剑气,这一股剑气非是以前金色光芒之气,而是一股纯正的蓝色之气,像是从天上借来的蓝色与地上水中借来合二为一所凝结成的一股神灵之气。
但在袭出之后瞬间再次分成三股灵气,一股当然是天罡之气,一股是天玄之气,一股是天元之气。
此时的王禅已然施展了一气化三清的大招。
真气在半空之中与吕子善所发还有许由所发硬碰硬,三人同时也是一击之下真气反弹同时飘飞开来。
而在峡谷内的尧帝更是紧张到了极点。
若说别人不懂这一气化三清之术,那么他自然是见过此招的厉害的。
此招正是道祖的道法之术,一气化三清,三清归元气,所施一气自然是天地之间最为纯正的神灵之气,有这一股神灵之气才在天地之间生出世间万物来。
此可以生世间万物,同样也可以毁灭世间万物了。
而三人之中,王禅与许由都同时受伤喷出一口鲜血,只有吕子善依然无恙。
若依此时的情势来看,吕子善显然占得优势,但却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敢再进攻王禅。
可落地之后的王禅却是心里明白,吕子善应该早就知晓他能施展三一气化三清所以早有防备。
而许由显然是大大出乎意料的,不仅是王禅,就连吕子善也在他意料之外。
所以此时在如此纯正的真气劲击之下,一时不防受了重伤。
王禅呢,以一敌二显然在修为上要弱于两人,更何况此时吕子善的修为十分霸道。
之所以说是霸道,是因为他不仅集合的道魔两种不同真气在体内,而且黑魔大法让王禅也是不得不防。
另外一点王禅也是心里极为震惊,因为吕子善的三股真气其实有一股天元之气在攻击之时,竟然与王禅刚才所化的天元之气合二为一,共同攻击了他的师傅许由。
这才让世人传闻的许由仙人在一招之间就受伤落地。
吕子善见两人的情况有异,自己也假装呕出一口血来,只一落在峡谷之内,就两个飞跃一把扶住了许由。
许由一看,脸上竟然露出一些欣慰之色,看起来虽然受伤,但对于这个得意弟子也是十分欣赏。
而王禅则一个闪身,人已来到琴归身边。
“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我自然没事。”
王禅说完,看着慢慢走过来的许由与吕子善且上微微一笑,刚才他该说的已经说了,此时如果许由还是不相信他,那就说明许由也是无可救药了。
“鬼谷先生,没想到你竟然能练成一气化三清之术,实在让人难与相信,看起来你的本事还真是让人意料之外。”
许由喘了几口气,此时在吕子善搀扶之下,依然有些气力不济的样子。
王禅还是看了看此时吕子善,心里明白。
吕子善一手扶着许由仙人的腰背,一手紧握着许由仙人的脉搏,这种把式其实是在提醒着王禅,让王禅投鼠忌器,不敢乱说。
他知道王禅的一气化三清是正宗道法,任何人见了不会恐惧,反而会心生佩服之意。
毕竟到现在为止只有道祖修练成此道法,其它人没有这个本事。
而道法越是高深说明道行修为也更高深。
许由虽然刚才对王禅有些怀疑,可此时就不会,因为作为修道之人,没有人会怀疑一个能练成一气化三清道法的人。
可相反他的虽然也是三气,这三气之中除了天元与天玄之气,而另外一种则是魔气,比之王禅纯正的道家之气又完全不一样,不仅得不到认可,反而会让人耻笑。
那么他此时的意思十分明显,那就是不能让王禅揭露他的秘密。
而所把持的竟然是他的师傅许由的性命,毕竟只要他一股天魔之气输入许由体内,许由就会被化成灭尽。
(天地之间的神灵之气,其实只要是有形的,皆是道之所生之物,必然也会有阴阳两性,而修魔之人所修,其实也是神灵之气,正是修道之人所修神灵之气的相反一面。
黑魔之气其实就是与天元之气相对的魔灵之气。
这股魔灵之气,当年也是魔尊传与九尾灵狐,再传了武庚,此时落到了吕子善的体内,也算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当年姜尚打败九尾灵狐狸妲己,亦是得九天玄女帮忙,而四年前的芮姬再世,欲图再次一统天下万物万灵,说到底还是输了黑魔大法之上,输在悟不透黑魔之气,生与毁灭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之上。
同一种神灵之气,用于生即是天元之气,用于灭就是黑魔之气,这就是世间事的两面性。
如同此时的吕子善的前世姜尚用于辅佐大周可造福一方百姓,用于个人野心与欲望却也会给世间带来浩劫。
而这也是此书最后一部分写姜太公两世为人行径不一样事的意图。
若欲明得大道,必要知善智恶,知善知恶非是知别人善恶,而是知自己内心里的善恶,这也印证了姜子牙未能自己封神的原因,只知己善,不知己恶,既非是明道,只有知善知恶才是知道。)
“不错,这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就连当年我出师之后也未曾想过我能悟透着掌握天地之间的这一股神灵之气,那时我的师傅只是与我讲过此神灵之气,却并没有传援在下任何领悟之法,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到也不足挂齿。
只是不知许仙人此时试过在下之后,又将如何,是化敌为友呢,还是我行我素,一切但由仙人决策。
你即是仙山之人当遵当年玄女娘娘之令,不问世间之事,在下劝你还是回仙山继续修你的大道吧。
在下之所以留在世间,其实也是受师傅之命纵横列国,解决一些未解之劫缘而已。
只要劫缘化解,本公子也不会留恋世间的俗事,自然也是要归隐的。
话已至此,现在本公子也还有其它事要做,也不想浪费时间在此地。”
王禅此时话说得随便,却到让吕子善放心。
“看样子纵是本真人出手也制伏不了你,此事本真人也不会再管,子善与你鬼谷先生之间的矛盾纠结,为师怕也帮不了你,一切还要看你自己的了。”
王禅再次尊称许由,许由也不好再不把王禅不放在眼中,所以此时相对而言也客气多了。
而且他心里也有数,似乎也明白了王禅的意图。
“师傅,弟子既然出世,自当自己解决一切恩怨,并不希望师傅真的参与。
至于刚才趁我们不注意之时,吕香与吕阳还有天机伞,伏羲琴都不见了。
此事必是鬼谷王禅所为,弟子自会料理,当会亲自追回两件圣物。
现在师傅受伤,不如还是由师兄送师傅回仙山养伤如何?”
吕子善此时也是顺水推舟,既然许由不想管他的事,那他也不想许由留在这里,反而会缚束他的手脚。
而他刚才之所以借王禅一气三分之中的天玄之气攻击许由,其实也是二层意思,想借此伤了许由,让许由回仙山。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层打算,若是许由最后知道他的图谋,那么此时伤了许由,最后也会少了一个让他头疼的对手。
而刚才他不惜用许由危胁王禅,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不想让许由参与,甚至想杀了许由。
“既然如此,师傅对你也是十分信任。
不过师傅再次提醒你,天机伞与伏羲琴都是上古神物,天机伞下可悟天道天机。
而伏羲琴更是修心养性之物,任何人不可损其半分毫毛。
至于吕香与吕阳他们是不是鬼谷先生派人劫走的,此事师傅也不想再管,最终必会水落石出。
你放开我吧,让你师兄来扶着为师即可,我们现在就回仙山。”
许由说完对着尧帝使了一个眼色,尧帝马上走了过来亲自扶着许由。
此时吕子善目的达到,也不好再强行扶着许由了,也只得放手。
“吕子善,虽然吕香与吕阳不是本公子所劫,但本公子自然知道是谁劫走的,而且还知道他们去了何地。”
王禅此时说完也是扶起琴归,看起来像是要走的样子。
“他们去了那里,快说,虽然我师傅师兄不管世间之事,可本公子却不会让你轻易溜走。”
“晋阳城北,你有本事就跟着来吧,我们之间的事当也要就此有一个了断了。”
王禅说完也不理吕子善,扶着琴归一个闪身,人已在半空之中,朝着晋阳城外驭空而去,小狮王山山却紧随其后。
“去吧,不用管我,有你师兄就够了。”
吕子善此时再次对着许由行了个大礼,这才起身匆匆的跟着驭空而去。
……
……
此时峡谷之时只余许由与尧帝了。
尧帝扶着许由坐在一处树荫之下,此时许由已然有些老泪纵横。
尧帝一看,也猜出些眉目来。
“师傅何必伤心,子善出世也是玄女娘娘之意,看起来他已非是当年仁善仁心的子善了。”
“是呀,这或许还真如鬼谷王禅所言,这都是劫数,是子善的劫数,也是我许由的劫数,一切都由鬼谷王禅来化解。
鬼谷王禅的师傅非只是普通的世间圣人,若依我猜想,他该就是圣母元君玄牝氏之子,世人称之为老子,也就是道祖。
而只有道祖才有资格做玄女娘娘再世的师傅,而鬼谷王禅称玄女娘娘为师姐,此当也不假。
只是到现在我还弄不明白这个鬼谷王禅有没有前世,他的前世又是何人。
竟然能让玄女娘娘来度化于他,光凭这一点就不可小瞧了。
既然有他在,想来一切都不会有事,大可以放心。
只是这个子善呀,为何会变成这样,实让为师难与相信。”
(老子的另一种说法,其实就是老来得子,老子的母亲老来得子,故世人称之为老子,而神话传说他是玄牝氏之子,所以身份地位自然超凡超俗了。)
许由此时才说出自己所想,可与他刚才所说却又大相径庭。
“我看现在子善的修为还在鬼谷王禅之上,刚才他竟然借师傅来要胁鬼谷王禅,其实就是怕鬼谷王禅揭穿他的阴谋,此事确实让人失望。”
“你说错了,子善永远也不会是鬼谷王禅的对手,现在不可能,将来也不可能。
鬼谷王禅一气化三清,天地之间除了道祖之外,还没有人可以参透。
子善虽然有天元之气,天玄之气,以及黑魔之气,但子善唯一差的就是天罡正气,这一点就是他这一世与鬼谷王禅的区别。
这三种气以前我并不明白,天罡正气的作用,现在我知道,有了正气人才能真正得天元之气的生,得天玄之气的变。
若是归了魔途,那么神灵之气就会化成魔灵之气,走向反面。
子善最终是斗不过鬼谷王禅的,更何况为师也不会让他与蚩尤大帝勾结的阴谋得逞。”
许由说完还是轻咳了两声,再次喷出一些血来,看起来伤得真的不轻。
“师傅你的意思是?”
“既然出世,这当也是劫数,所以那里有不化解劫缘而回的呢?
刚才我只是骗子善而已,我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不可能让他祸害世间了,想必你也是如此想法吧。”
许由微微一笑看了看尧帝此时已然站起身子。
“师傅,你的伤?”
“无妨,我们走吧,我到要亲自看看子善为其野心是如何违背师门之规的。”
许由说完携手尧帝也是一个闪身,人已飘然而去。
【作者题外话】: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修行之途意在归一而得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